雨寒和她的前男友们

进群方法5

雨寒和她的前男友们

和D先生恋爱4年,没熬过四年之痒18年离开杭州后提出分手,他同意了。

为了悼念这段无果的恋情,买了南昌五月天演唱会的票,只是这次是一个人,入场时习惯性还是买了两个荧光棒,嚎啕大哭整场,但不能说以此作为告别的仪式感,虽然我口口声声。真正的告别是回程因为车票问题不得不在杭州过一夜后转车,我在朋友圈发了杭州东站的夜景,附了酒店定位。

只是一夜风平浪静,于是,我纪念完分手但也真的不再爱他了,算是真正告别了这段感情。

后来,新男友L以光速上线,上线不足30天,D先生开始微信短信轰炸,诉衷肠要复合。

女人是很简单的生物:我爱你时,只爱你,只和你doi;我爱别人时,也只爱别人,也只和别人doi

快刀斩乱麻,微信删除,短信不回复,D先生算是有分寸感的人,他懂我的意思,所以在和L先生从恋爱到分开的过程中,只是偶见D先生的微信好友请求,再无其他音讯。

和L先生分手,父亲生病,适应新城市,频繁更换工作。以上让我虽不空虚,但脆弱,一个人抗住所有压力时再面对D先生的好友申请时,想到那是曾经心心念念想嫁的人啊,鬼使神差,同意了。

赞(3)

相关推荐